同城包头麻将作弊器

元音老人身邊的事

發表于 討論求助 2019-12-22 12:52:39




元音老人身邊的事

前行 2011-11-11 14:34:42

從心壇舊貼中收集了一些師兄對上師在世時的回憶。有親身經歷的,有聽師兄講的,無不表達了弟子對上師的無限崇敬和感恩之情! 看了這些小故事,一定會使我們對老人、對佛心中心法生起無比堅定的信心!對解脫者的瀟灑自在更加充滿向往,對無上智慧更加迫切追求!

元音老人





做父親還是做師傅?

有一回有一弟子跟上師說:“上師啊,你年歲大了。也沒有個一兒半女的,我認你做父親好嗎?”上師笑笑,回答說:“做父親嗎,就一生一世。做師傅嗎,就生生世世啦。”



用過的餐巾紙
又有一回上師吃過飯用餐巾紙檫嘴,檫完了放到口袋里。人家就問:“師傅,你餐巾紙用完了為什么不扔了,還疊好放口袋里?”上師回答:“過一會,上廁所時可以再用。”你看,福德大如上師者竟還如此惜物,真令我等淺福之人汗顏。
『大自在金剛』

王陽明的功夫

某師兄: 94年第一次去渭南路見老人,師傅對我們講做功夫,大意是,王陽明平時可會做功夫了,騎在馬上,目光也不超過一丈。聽時感到狂心頓歇----要知道俺是扛著多少問題去的。 lvm:老人太平常了,看不出有功夫,加持力卻極強。“聽時感到狂心頓歇”,正是加持力所致啊。

老人的加持力更強了
某師兄:現在看《恒河大手印》也是感覺如此,法舍利啊! Lvm:老人圓寂后,加持力更強了。老人并沒有離開我們。南無根本上師 元音阿奢黎


虛名不可求

想起一樁往事:記得那還是在早些年的時候,趙樸老曾經要請師父出來擔當佛教研究會的會長一職,卻被師父婉言謝拒了。師父嘗言,名利是人最大的一個枷瑣,特別是個“名”字,許多人爭啊爭的,把頭都爭破了,包括許多修行的人啊,不知不覺的就被個虛名牽著鼻子走了,修了半天,白修!哈哈!想到師父老人家真是了不起,我們這許多人不正是這樣嗎?為了個什么虛名在那里爭啊爭的,累不累?古人言蝸牛角上爭何事。有什么東西好爭?不就是個虛名嗎,真給你個什么祖師來當,你當的住嗎?我曾經去胡老師那里,她跟我說,她現在每天來找她的人多得不得了,一批走了又來一批。電話整天不斷,有時半夜里也會有人打電話過來,煩的不得了。她就感嘆了,想想師父那時九十幾歲高齡還要那樣,而且來找師父的人更多,真不容易啊!所以說做祖師可不是好做的,功夫不到啊,累也把你累死。我前一陣看電視,[雍正皇帝],這皇帝老爺子說了一句話,我倒認為確是真心話,他說,“這皇帝是他媽天下最累的事,誰要當誰來當,朕讓他。”我相信。我那時就看胡老師那個累,換上我早就煩死了,不過我也正是這才佩服人家,人家圖什么?什么也不圖,就是想把上師的囑托辦好,想到現在有些人竟還要對她惡言相向,我心里就一肚子的火,哎說著說著就打起閑岔了,還要動肝火,何苦,何苦。哈哈。『大自在金剛』


放下虛榮心

還記得師父曾說過:上面的人(指天上)啊,看我們就象看糞坑里的蛆,這糞坑里的蛆還要爭,爭什么呢?你看我們慚愧不慚愧!很多人為什么要爭呢?就是虛榮心放不下。為了這個“名”字,爭的頭破血流。就象一頭大牯牛,鼻子被人家一栓就栓住,好了,什么多跟著跑,修了半天,白修!有些人過早就出名了,我就說壞了壞了。所謂人怕出名豬怕壯,一點也不錯!師父老人家一直到七十幾歲才出來弘法,為什么呢?當然也是因緣所至,但我想還有一個問題,就是一定要自己火侯成熟了才能出來做事。人的虛榮心是最難克服的,有時不知不覺的就犯了。比如我自己,有一次有個還是女的打電話給我,稱我師父,我說你千萬別稱我師父,她說她有個什么境界,什么看見我在她頭上了然后元音老人又在我頭上了,我當時雖然一口回絕她這樣稱呼我,但現在檢討起來,那時心里聽她這叫還真渾身喜滋滋的,你看我到現在還記得這那門子鳥事,是不是有點入魔?所以啊,我就在想,這個修道人真是太容易入魔,說不定那個時候就不知不覺的入了魔,可憐,可憐。哎,這回又打了回閑岔,見笑,見笑。『大自在金剛』



歸隱揚眉際,相逢瞬目間

大概是九六年的時侯,我與悟德師及一兩個師兄弟去杭州一居士家去見師父,也是第一次去,唯悟德師略知地址,后幾經轉折略知大概,蠻大的樓群轉了又轉,心里甚是著急,但還是不死心,正在無著落時,面前的樓房門忽然開了,上師從里邊來到門口正朝我門朗朗笑著,當時幾個人象死灰一樣的心情一下子活躍起來,都感到這無巧不成書的事實,當然這并不太玄,但類似的事的確太多了。想知道上師再玄的事,也許上師也沒有吧。若上師真經常讓大家看到他的大神通,那就會讓人們把神通當成是佛法了。有很多人有神通,但我敢說那與佛法一點關系也沒有,云云。『野鶴』



神通就是平常事

前幾年,上師在世時,一個師兄帶著他的母親和幾個朋友去上海見上師,下了火車,五六個人租了兩輛車去渭南路上師住處,途中,因交通堵塞,前面一輛車已到,而后面一輛尚未見來,半個時辰過后仍未蹤影,這時,我的這位朋友有些著急,就肯求上師曰:“師父,我的母親和幾個人都是第一次來,此時可能在路上迷失方向找不到這里啦,師父求您加持加持他們讓他們快點來吧。”師父說;“沒事沒事,過一會就來了。” 此時,只見上師輕輕合著掌好象在默念著什么,過了十分鐘左右,他們幾個人就來了.過后,我的朋友問他們幾個是怎么回事,其中有人說:"你們前面的車跑的快,剛開車幾分種就追不上你們了,就按你告訴的地方找了幾圈,問了好幾個人也沒問著,后來,有一個很老的老頭留著白須主動前來問到:"你門在找什么?"我們向他說明來意.老人驚呀地說:“哎!這個地方,我不帶你們去,你們是很難找到的 ”.經過那位老人的指點,他們幾個很快順利地到了上師住處.這件事看起來象一個巧和,并沒什么奇特,但在我們弟子們的心里,莫不感受到無比的安樂.上師對弟子們說:“神通就是平常事,穿衣吃飯,運水搬柴,并無奇特,日用尋常,六根門頭時常放著大光明.只有如此,才能與大道相應,否則,入魔有份在”.『野鶴』


幫助困難弟子

有一回,有一個曾經近侍過上師的弟子家中發生了困難,連住的房子都漏水。上師知道后就一下拿了兩萬元給那個弟子去修房子。你們看上師平時自己是那么的節儉,但幫助起他人卻出手那么的大。令我每次想起都感嘆不已。 『大自在金剛』



親自倒尿盆

有一位師兄跟我講起一件他終生難忘的小事。那時候師傅還沒住莘莊呢,住在楊浦區的渭南路,一間很小的小房子(那時上海人家大都居住困難),僅能容一張床,還有一張桌子,大概就幾個平米,來客有時就坐在床上的。現在我們都很難想象。有一回他們幾個去見師傅,早上去的比較早(九點之前吧),他們在門口等師傅,只見師傅開門出來端著一個尿盆,要去倒尿。他們幾個一看師傅這么大年紀(那時已差不多九十了)還要去自己倒尿,那怎么行呢?都要代師傅去倒,師傅就說我倒慣的,不用你們去。要知道師傅的家離倒尿的地方還是有一段路的。就這樣師傅自己去倒了尿盆。每次想起此事我都會眼淚盈眶的,上師啊,上師啊,您太偉大了!我的內心不斷地發愿,我要生生世世地跟隨您,永遠,永遠,永遠! 『大自在金剛』



lvm的親歷

說啥也不肯讓我倒,我跟到那個地方也不行。還非要自己刷。刷干凈了,才肯讓我把干凈的盆子拿回去。 木樓梯很窄很陡,上樓時,同去的師兄要攙扶老人。老人連說:“不用!不用!你看,我不用手扶就能上去。”老人果然不用手扶,上得很快。我們沒有上過這種樓梯的人,還趕不上老人呢。 這大概是93年的事。 『lvm』



老人的慈悲

我每次去渭南路找師父,他住的地方很狹隘,上樓的樓梯很陡,我是毛頭青,一不小心就會在上面滑一下(有兩次差點從樓梯上滾下來),唉,老人九十多歲了,還天天爬那個樓梯,我現在想想真是心痛! 我有幾次去,老人還沒吃早飯,我就看著他吃,他吃的很簡單,吃些餅干就了事,雖然吃的東西簡陋的很,可他每次吃的時候,總是很安詳的樣子,那個樸素的音容,現在想起來又有些濕眼眶,唉,真想他老人家啊! 我還見過一些老太們找師父訴苦。都是家中的芝麻蒜皮的東西,可是老人能連續聽她們講個半天,一點不耐煩都沒有,可我在邊上都聽的直打瞌睡覺得無聊。現在回想,這不就是最真實的慈悲流露么! 頂禮根本上師元音老人! 『洪川』


老人的教育

聽沈老師講過,說老人有時和大家一起討論些問題,有人會買些花生啊什么的,邊聊邊吃。事情說完了,大家就走了,老人呢?他吧桌上剩下的花生一顆一顆地撿起來吃掉,從不浪費一點點。還有,到老人的房間里從來就是整理地干干凈凈地。最后他說的一句話讓我終生難忘:他說這才是教育,他沒說什么,但大家已心知肚明該怎么去做了。 回想自已,呵呵!就不說了。 頂禮元音金剛上師!!!『盈香齋』



轉貼洪川師兄若個貼勸人修極樂凈土:

老人圓寂前兩年,開始基本勸人修極樂凈土,很少有傳心中心的,去求法的人多教以極樂凈土。但這不是說老人對別的修法有什么看法,而是老人一直以來就贊嘆凈土修法的殊勝,在圓寂前特別強調了一下罷了(至于什么因緣,別來問我,不知道)。在問答集中老人明確講過往生凈土是各隨各愿,毫不勉強,凈土也是平等無二,沒有高下之分。老人既傳西方凈土,也傳彌勒凈土,末學就是請老人為我挑一處,老人選的是彌勒內院,并傳我慈氏咒的。所以我等選好去處,安心用功就是了。 老人臨終前勸大家往生凈土,相見于西方,這道理也是明白的很:凈土是相通的,并且老人法身圓融,一月示千江,于極樂或內院或他方皆能見老人,另外老人又何嘗不是勸大家勇猛用功,能相見于常寂光凈土呢?另外老人還說過不去凈土也可以,只要真正認識自性,并有大心凡夫的氣魄——一定要成佛利益眾生,愿意生生世世和眾生打滾,有墮三涂如墮四圣的志氣!老人說有這個大愿維持,就能不失人身,為諸佛菩薩嘉護,來世出頭即一聞千悟。若沒有這種氣魄,那是自然要求生凈土的。不過依末學來看,這種大心凡夫恐怕難當的很,呵呵,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來的。所以老人也普勸大家往生凈土。不過我想過去禪宗祖師中一定有許多這樣的豪杰丈夫。我聽老人說當初二祖準備將心中心上師位給他時,他不愿意接,老人說他要去弘揚禪宗,呵呵...由此末學偶爾也會想老人心中對這樣的能擔的起,放的下人,其實是暗地里很歡喜的...不過這是猜猜而已,西西。洪川師兄記元音老人若干事跡之一



救拔眾生:

末學認識的心密師兄弟,死掉的好象還沒有,跟老人一個輩份的心密弟子,好象流傳下來的事跡極少。所以就我所知無法回答您的問題。不過老人曾超度過不少沒怎么修法的人去內院,想必我們這些修法的人去難度也就不是太大了,隨便講幾個事:后學本地的一位算不上居士的先生,因他夫人是心密弟子,所以曾和老人有一面之緣分。當時這位先生患癌晚期,臥床不起,老人是去他家和他見面的。老人為他加持后囑咐他不要再殺活的生命吃了,病就會好。結果他就聽老人話不再殺活物進補,癌就漸漸好了,過了將近半年左右病灶也去掉了。可是這位先生又想吃活的了,認為鮮美,而且覺得病已經好了,不要緊了。就開始殺活物吃,他夫人怎么勸也不聽。在一個月內,他癌癥復發就死掉了。后來他夫人托我去上海給老人送了封信去,請老人超度。我還記得老人當時講:這要看他肯不肯聽我的話了。又過了幾天我去問老人結果,老人告訴我他已經生到內院去了。(其夫人后來也做過幾次夢,夢見他在內院是個童子相,喜歡做供養菩薩的事情,呵呵,就是不知這位師兄做的夢準不準。她也問過老人這個夢的情況,老人勸她說人已死了,就不要牽掛了,卻沒說這個夢準不,西西,補充:這位先生是不修慈氏咒的,也不念佛修法)另外老人圓寂前大概三四個月的時間吧(我也把握不準),上海一位師兄問老人:師父,我們死時誰來接我們去內院?老人當時回答:我來接!由此可知,心密弟子生內院時老人一定是親自加持接引的!由此只要我們好好用功,安住于老人的加持中,還有什么可畏懼的?(比較有意思的一個事情:我問了不少心密師兄,他們都普遍感到老人的加持力在他圓寂后,感覺上反而越來越大了!)西西,還有一個好玩的故事,我還認識一位相熟的師兄,因聞老人曾帶某某夢游內院(傳聞/西西),便和老人軟磨影纏了很久,求老人夢中帶他去內院欣賞一下。老人最后終究是答應了,但神情頗有些勉強,這位師兄頓時就說:那我不去了,我以后要靠自己本事去內院看看!老人聽罷很高興,鼓勵他說:有這樣的志氣才好!所以師兄啊,生內院凈土是要靠自己信心和努力的!問來問去有什么用呢?相信祖師,老實做功夫,一定能生內院的!若能安心修行,做到念起不隨,雖有中陰,不能相系,天上人間,隨意自由,那就更有把握了!這恐怕也是老人所期望我們的!您說是不是?呵呵... :)洪川師兄記元音老人若干事跡之二


與弟子心心相印:

老人對我等弟子的加持,不僅僅在法上,更在我等與老人的心心相印上!再隨便講幾個事吧:老人曾對末學這里的一位老師講過:“所有皈依我的弟子,我都負責到底,直到成就!”這位老師每每在回想老人說此語時,都唏噓感嘆,不能自己,弄得末學也常陪她一起紅眼。老人圓寂前兩年里,是比較艱難的日子,一方面他老人家身體不好,更因為flg的影響十分惡劣,波及到老人的處境。那兩年師父曾對我們講過:他的身體已經不行了,他是在死馬當活馬騎。盡管如此,老人還是操勞依舊,每日親筆處理數百計的來信,每信必回,還要整理著作。這是何等的辛苦!這不就是為了我們這些眾生么?否則老人還辛苦騎著他的‘死馬’做什么!?老人在這段時間里處境艱難,有許多師兄都做過相應的夢境。如一位師兄做了個夢,夢見一切為冰雪封蓋,陰寒無比,但是在冰雪中出現了一根火棰,通紅無比,融化著冰雪,他在夢中了知這火棰就是老人,于是抱著火棰在夢中放聲大哭。還有一位師兄夢見老人開著一艘巨輪,艱難的快速前進——因為這巨輪是在沙漠中行駛的!后來把夢境告訴老人,老人也沒說什么,只是嘆道:你們要好好用功啊!由此可知,老人在這個世間的出現就是為了我們這些眾生的,難道我們就能夠在老人圓寂后就懈怠么?還有一件事情,是一位師兄告訴我的,可以窺測一下老人的證量,此事也是離老人圓寂不久了。當時他在老人身邊看著老人,心里一時有些感慨,不禁想:“師父知道我們在外地是多么想你么?”沒想老人當時回頭看著他,說道:“他方世界一滴雨,我也知曉!”唉...老人這是何等的證量啊,非再來人何以為之!所以,只要我等老人弟子,只要堅信我們印心宗的修法回向:“愿我此生速開智慧成佛,救度眾生,不求余果!”并深行之,而不論是修心中心或蓮花印,或是修凈土或是修禪宗(老人亦攝受不少弟子單修禪宗或單修凈土),這就是和老人心心相印,就能令老人欣喜于法界安住中!也一定能與老人負責到底的誓愿相應!這個時候,我們感覺老人加持力增大與否就甚至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因為真正相信老人的人也一定知道自己的修行還要自己承擔,您說是么?洪川師兄記元音老人若干事跡之三



路邊下象棋
聽說:有一次,老人在大街上溜達,看見一個小孩子在擺象棋,高興的上去和他殺了一盤。 『太極土』


問:LVM老師,可以講講老人的神通嗎? Lvm:早年也曾問過老人這類話題: 老人罵我求神通是發心不正,警告我追求神通要入魔的。我說我不追求神通,只是好奇。老人便講了…… 這些話老人的書里都有啊,別無奇特。哦?哈哈!您也跟我當年一樣好奇吧。 問:我是說講老人的神通:) lvm:我覺得應該講的是老人的平實。



南京有一位劉勇師兄,在日報社工作,早年上師曾住他家。我記得他家有一條狗,總是依偎著上師,溫順得象一只貓,我從來沒有見過這么溫順的狗。后來上師來到河南,有兩條很兇的狗,見了上師也是這么溫順,我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由于多年不聯系,劉勇師兄的聯系信息我丟失了。您若能找到他,他應該知道。


『lvm』 上師在世時,只來過河南一次。在這短短的幾天里,曾去過淇河邊上、群山環抱的青巖寺。那里有一個農場,上面帖子里所說的那兩條狗,就是農場的看門狗,恐它傷人,平時是用鐵鏈鎖著的。 青巖寺偏僻貧窮、香火寥落,除了一個破舊的大殿和幾間簡陋的住房外,尚有幾處斷垣殘壁。大殿里供奉著泥塑的佛像。看到上師以九十歲的高齡,向佛像恭敬頂禮,我不禁想起當代年輕禪人的慢相,多么鮮明的對比啊……唉!不去評說了。 回來的路上,汽車里飛進兩個蒼蠅,大家就趕它,想把它從開著的車窗趕出去,它總是不出去。上師旁邊的車窗沒有全開,只開了幾厘米寬一條縫。當蒼蠅飛到上師身邊時,上師指著那條縫說:“從這里出去。” 那兩只蒼蠅“嚶”、“嚶”,一前一后,都從這條窗縫飛出車外。 『lvm』



1989年夏,先是通信,上師寄來咒印,令修“六字大明咒四臂觀音法”,許我冬天去上海受法。我就老老實實地修了半年六字明。冬天到了,我在一個星期六的下午出發(那時候是單修日,火車也沒提速),次日天亮趕到上海。當時無家庭電話的便利,也無法提前通知上師。但我知道上師已從打虎山路搬到渭南路26號。上師的房間門未鎖,我推門進去,一腳門里、一腳門外,就開始自報家門:“XXXXX”(前兩個X是省名,后三個X是人名)。上師的房間很小,一張大床占據了主要面積,床頭塞了一張桌子,還有一把椅子,椅子后面就是門。上師正坐在椅子上寫,聽見我嚷嚷,回過頭,往下扒了扒眼鏡,緩緩地說:“我知道你來,正給你改法本呢,這里面有印錯的地方。你稍等等。”(至今,上師當時的音容笑貌仍能清晰地泛起。)我感到一陣清涼,一路奔波的毛躁頓時消隕無余。 我安然坐下,心里一片空寂。但不久就又開始打妄想了:“我事先沒告訴他,這老人怎么會知道我來?”然后一念接一念…… 突然,上師打斷了我的妄想:“我告訴你,就這個千里迢迢趕來上海的、就這個發大愿度眾生的,就是你的本來面目!你可知道?”我當時仗著讀過幾本禪書,狂著呢:“我知道!”上師瞇眼看我(一副不相信的神色):“真的知道?”我說:“真的知道。”(已經不象剛才那么稟氣壯了)上師大聲說:“那你還求什么心中心法!” 我徹底氣餒了,怯怯懦懦地說:“有時候……遇到不順心的事……還是起煩惱……”上師哈哈大笑:“哦!原來你事上透不過啊。那頂什么用!來,我給你灌頂,以后可要好好修啊。” …………………… 就說到這兒吧。『lvm』




我也說兩句吧:那兩條狗的事情,當時我也在場。記得到了寺里經過的時候,那狗開始大叫,師父輕輕一揮手,它乖乖坐在那里,溫和的看著我們一一從眼前經過,再沒吭過氣。那天,師父傳完法,就在寺門口講開示,太陽光很足,我給師父放的椅子正好有陽光照著師父,有一師兄嚷著:“哎!這是誰放的椅子!沒有智慧哎!” 我當時一陣內疚,想挪那椅子,只見師父慈祥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對那說話的師兄責備說:“這挺好!不要挪動了。你們著相啊!” (其實最著相的是我呀,搬一下椅子就是了,內疚什麼?!哈哈!)在齊老師家,上師說著話,當有人提起西安一師兄時,我一插話,上師馬上手指著我說:“奧!他我熟啊!***領著他求神通,把他害苦了!唉,所以說大家千萬不要求神通了!” 當時我與師父有書信來往,并未見過面的。同行師兄莫不為之折服。(其實老人開示的心空無住的大智慧無住妙行才是我人最值得折服且依照奉行的啊!)返回河北的那一天,師兄弟們讓我代表他們和師父告個別,親近師父一百次我也不嫌多的主,當然欣然應允。師父在齊老師家里屋正說話呢,我給師父頂禮告別。師父說:“告訴你們多少次了,走的時候不要頂禮。” 我當時借著看了點禪書的解會,竟然說:“那我不走了,師父,‘不來也不去’嘛。”(口頭禪和子)。師父噌的站起,問道:“你們保定來了幾位呀?”(考你一下), 我答:“來了5個”(猶不惺惺),師父馬上說:“代我向他們問候”(還歸于你) 。我應諾而出,(落了個好不倉皇),額上汗顏矣。下樓時與魏師兄告別,問訊時不小心頭碰到樓梯鐵桿子上,那個痛啊!言語不出,反正與往日跌倒的心境不同。(哈哈!且道有啥不同?!這一天到晚知同知異的是同是異呢?!) 好了,今天不早了。就說這一點吧。(你道俺說了也未?珍重!珍重!) 南無根本上師元音大阿阇黎!~ 『金明』


再講一件事:好象是在98年,我到曲陽縣參加高考監考。當時天氣也很熱,晚上與一位不怎麼信仰佛教的老師安排在一起住。他睡了后,我開始打坐,從11點坐到1點多。由于日間監考太疲勞了,加上我這個色身本來就不太好,晚上打坐有些昏沉,但中間兩次聽到巨大的爆竹聲,每次都好象空去身心一瞬間。當時覺得還挺好呢,哈哈!真是不值得講出來的事。第二天很早起床,進早餐,又是監考一整天,其實我不懂得平時怎麼用好功,一天下來身體疲憊,一到這時,我就感到自己這個色身呼吸都困難了,渾身無力,走路也頭暈。晚飯前,我獨自一人走在曲陽的大街上,先前由于病苦煎熬而萌生的出家念頭又浮現了,妄想打了一個又一個,想念起師父,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想給師父打個電話,就到公用電話旁,撥通了師父房間的電話。聽到里面“崴~”的熟悉親切的聲音,又好像鮑師兄在說話,我問:“您是鮑師兄嗎?” 只聽里面說“咳,什麼鮑師兄,我是你老師!呵呵” 師父第一次這麼說自己是我的老師的,我當時那個幸福的心情呀,真是無法描繪了。緊接著,師父說:“你這是在什麼地方呀?” 我馬上說“在曲陽”,師父問:“什麼地方?奧,曲陽。那在曲陽干什麼呀? ”我說監考了,師父說“奧,監考。你們還是總監考的。呵呵!好吧,說說你的問題,我來答復一下。” 我說了這幾天打坐的情況,師父說“很好!能化空就好!呵呵” 我說在晚上打坐昏沉啊,我要是一氣打到天明也行,能代替休息嗎?師父說“哎呦,還是不要了,你現在還是休息過來早晨打坐比較好。另外我告訴你,修行不光是打坐的,你看你監考時不是也好用功嗎?放下!一念不生,了了分明。學生怎麼怎麼樣答題,不是照樣監考嘛。不矛盾呀,正好用功呀。要心空無住啊!。。。” 走在返回賓館的路上,感恩師父的無限慈悲,其實我哭了一路。哈哈!脆弱脆弱!依然屢教不改,習氣習氣!莫學我。 愿我等都成無上道! 南無根本上師元音大阿阇黎!~『金明』


上師二三事

1995年夏,上師在鶴壁時,有師兄問:“師父,您還有愛根嗎?”當時上師正抱著張師兄不滿一歲的女兒,哈哈笑起來,:“您看,這個小毛頭多可愛。”大家為上師所感,哈哈歡笑。

一次在齊老師家吃午飯時,先端上了一碗湯,上師就問:“這碗湯是讓先喝嗎?”魏老師說:“不是,是吃過飯才喝的。”上師哈哈笑著說:“廣東人是先喝湯的,那次在廣東先端上了一碗湯,大家就喝,喝完了又端了一碗,大家又喝,喝完了又端了一碗,這樣喝了幾碗,結果呢。”上師拍拍肚子,“飯還沒有吃,肚子已經喝飽了。”大家哈哈大笑。 當時屋里人比較多,上師身旁有一臺小電風扇,我就拿把扇子扇風,上師看看我也沒有說什么,吃完飯后,親切地對我說:“您看,這有電扇吹著,我也并不熱,您這樣不是枉費心力嗎?”當時剛開始學佛,熱情蓬勃,滿腦子護法度眾生,就是打坐時也是妄想紛飛。上師一句話如醍醐灌頂,“嘩”地渾身清涼輕然。上師還對廚房的人說:“快給他端飯,他還沒有吃飯。”



閑聊時,上師問大家:“牛拉車,車子不走,是打牛還是打車?大家說說看。”有的說打牛,有的說打車,有的說牛車都不打,上師哈哈大笑,指著身旁一位師兄說:“您拿這話問我。”師兄就問:“牛拉車,車子不走,是打牛還是打車?”上師震威一喝:“打你!”大家寂寂兮沉寂。



1998年,鶴壁張師兄到滬拜見上師,當時上師正患牙疼,張師兄暗自嘀咕:“上師怎么還牙疼?”上師從臥室出來對她說:“我也是肉體凡態呀。”張師兄低頭偷笑。
『古韻』



打什么妄想?!
鶴壁一女師兄,五十多歲,患心臟病,有次住院數十天,醫生暗示歲月不久。后經一師兄介紹修習心密,因身障之故不能如法修習,非常苦惱。在上海問上師:“師父,身患重病怎么打坐修法?”上師說:“身患重病還修什么法,打什么妄想?!趕快念佛生西吧。”這位師兄聞言釋然。


1998年,齊老師、張師兄等人在上師寓所,正巧一位新加坡華僑下飛機即來朝拜上師,上師對其熱情有加。出了上師寓所,張師兄滿腹怨言對齊老師:“上師怎么也有分別心?你看,對那個華僑多熱情,對咱們卻是不冷不熱,等我回去就寫信問問上師。”臨別辭行的時候,張師兄有意吃供過佛的果品,上師熱情地給他們拿了許多,還往他們包里塞了一些,“你們在路上吃。”路上齊老師問張師兄:“上師有分別心嗎?”張師兄會心地笑了。
雖然過去幾年了,張師兄說起這件事,仍然那么清晰、深情,由衷贊嘆上師的慈悲、智慧、善巧。


上次在老師家,老師剛給一個人傳了法。我和同學當時在旁邊看沒敢說,待傳法完畢后我們才大著膽子要求,沒料到老師馬上又為我們傳法,還在法書上簽了字,中午還留了我們吃飯。而之前我們從未見過老師的面。

慚愧啊!看了各位師兄的精進,我真是無地自容!!



記得有一師兄跟我說起,有一次他在元音上師處過夜(還在渭南路時),同睡一床。他一直都醒著的,半夜上師起來解手,他就提醒上師“師傅,當心點走”,上師馬上道:“正念提起!”






發表
同城包头麻将作弊器 北京麻将技巧手法教学 北京时时彩 北京十一选五遗漏查 天水麻将怎么玩 浙江体彩6+1历史开奖结果 迅盈篮球即时比分 辽宁11选5 广西麻将群1元2元的 七乐彩 国标麻将比赛视频 3d试机号后专家分 亚洲老妇女 足球比分直播 792 欢乐麻将全集作弊器 浙江快乐彩十二选五 足球比分直播500万网